電視劇《青花》劇情介紹(1-25全集)

来源:人气:0更新:2021-07-10

景德鎮。青花瓷。奇情異戀。江湖紛爭。民族恩怨。 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故事,一個動人心魄的民間傳奇,一對天下無雙的“青花日月樽”。

中華民國時期,中國曆史上最後一個“皇帝”溥儀在滿洲的宮廷里大發雷霆:關係大清國脈的“青花日月樽”中的“月樽”神秘丟失。江湖俠客、風塵女子、大內侍衛、日本間諜, 所有人的目光都指向了“青花日月樽”的出生地——景德鎮。而此刻的景德鎮,正在舉行兩年一屆的“青花瓷王”大會,鎮上最大的兩家制瓷大戶薄家與司馬家都在為爭奪本屆的“瓷王”稱號暗中叫勁。兩家都憑着從不外露的祖傳制瓷秘籍成為景德鎮最有名的制瓷世家。薄家已連得八屆“青花瓷王”,依舊勢在必得,而司馬弓孤註一擲、破釜沉舟,欲與薄家一較短長。

“青花瓷王”既代表着瓷器行業的無上榮譽,更關係著大批訂單和滾滾財源。薄家、司馬家多年來明爭暗鬥,一直是“青花瓷王”最有力的爭奪者。兩個家族的戰爭糾纏在三個女人的戰爭之中。 任憑風帶着好友臨終重托來到景德鎮,這裡,有三個女人在“等待”着他:薄家的女掌門夏魚兒、薄家大小姐薄小文、紅塵女子李鳳白。三個美麗的女人都愛上了風流瀟灑、豪氣乾雲的任憑風,任憑風卻只對夏魚兒一往情深。小文對任憑風愛的大膽,愛的乾脆,也愛的不能自拔;李鳳白對任憑風愛的幽怨,愛的傷情,也愛的無可奈何;夏魚兒對任憑風愛的熱烈,愛的執着,也愛的步履艱難。夏魚兒是寡婦,是小文的親生母親,是景德鎮的第一制瓷高手,更是女人——渴望愛情的女人。 夏魚兒遇見任憑風,正是春風相逢雨露;小文遇見任憑風,卻是相思難解、姻緣不成。 李鳳白遇見任憑風,只能是:情到深處人孤獨。 任憑風展轉在三個女人之間,在他心裡李鳳白如妹,薄小文如女,只有夏魚兒是他真正的所愛。但李鳳白和薄小文卻無法收回放在任憑風身上的芳心。

薄劍蘭是夏魚兒的兒子,是景德鎮四少俠的老大,他學習任憑風的劍術來殺任憑風——一個可能成為他父親或妹夫的人,一個他理想的化身。在他心中,青花不重要,重要的是青如煙黛的人,小青。薄劍蘭青春年少,李鳳白的侄女小青獨守空房,三春茶樓里情生、情動、情滅,青花瓷器竟成青燈古佛! 薄小桃是夏魚兒的小女兒,天生殘疾,從小夢想能用自己的雙腿走路;天生妙筆,能畫出景德鎮最美的瓷坯;天生楚楚動人,動了所有人的心,除了自己的親生姐姐小文。小桃一生只愛過一個男人——常野,常野卻欺騙了她,也欺騙了所有人。 三個女人的戰爭陷在四股勢力的戰爭之中。

神秘勢力。 景德鎮商會會長何家墨昨天還向夏魚兒求婚,今夜卻悄然走進司馬家,明天李鳳白的三春茶樓里又給他留着一個座位。北幫的楊八爺在景德鎮獨霸一方,卻在何家墨面前唯唯諾諾。

景德瓷人。 夏魚兒執掌偌大的薄家產業和制瓷秘籍,夏魚兒望子成龍,兒子卻不求上進,望女成鳳,大女兒卻愛上了自己的愛人,小女兒天生殘疾,又遭受感情欺騙。司馬彩雲,這個善良而正直的姑娘,燦若朝霞的姑娘,默默的陪伴着父親,卻無力拯救他,默默的愛着薄劍蘭,一心為他守候。司馬弓把最信賴的徒弟常野一陣毒打之後趕出家門,關起門來卻難以面對自己親生女兒的責問。司馬弓內心的孤寂只有繡娘柳鳴兒知曉。

日本間諜。常野被趕出司馬,被薄家收留,贏得了小桃的愛情和夏魚兒的信任,還拿到了薄家的制瓷秘籍。然後,他離開薄家,翻牆而入司馬弓家、柳鳴兒家,又翻牆而入日本人的南昌中轉站;又然後,他破帽遮顏走過鬧市,躲在深山老林里。

電視劇青花劇照

江湖俠客。 任憑風是個俠客,任憑風也是個男人。俠客重義,為了朋友重托而日夜奔波,尋找失去的“月樽”;男人重情,為了心愛的女人可以不顧一切,義無反顧的愛上了夏魚兒。有情人終成眷屬,薄劍蘭司馬彩雲走到一起,任憑風和夏魚兒攜手離去;多情人獨自孤獨,薄小文李鳳白同是天涯淪落人,小青則是一捲佛經伴青燈。

四種勢力,兩本制瓷秘籍,一對“青花日月樽”,相互之間你爭我奪,內底裡爾虞我詐。青花無罪,寶樽無罪,有罪的是那些貪婪的人心。 權力、欲望、金錢、正義、愛情、單薄的青花瓷,都是人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。 壞人總是不甘寂寞,不論是企圖復闢的前朝遺老還是窺我山河的日本間諜,都在一部大起大落的《青花》之中粉墨登場;正義戰勝了邪惡,景德鎮找回失去已久的寧靜,薄家司馬家幾十年恩怨冰釋。 “青花日月樽”並不重要,制瓷密籍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人間真情,是祖宗的手藝,是中國人寧折不彎的骨氣。 天下親友如相問,一片冰心《青花》中。

热门剧情

Copyright © 备案号: